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会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山西盂县小官员 金融“大老虎”

时间:2016-1-21 12:58:56  作者:未知  来源:贵州资讯网  查看:351  评论:0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顺应民心、坚守正义,始终是我们党不变的信念与的行动。

“反腐败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和支持,人民群众给予高度评价。”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坚定了全党全国人民正义必胜、反腐必赢的信心和决心。

就在我们对党和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的现在,一些至今隐藏在基层的腐败事件和腐败官员,也随着百姓对反腐败的认可和支持,渐渐浮出了水面。山西省阳泉市盂县农商银行的董事长王春锋就是其中之一。

小盂县的“大老虎”

位于山西东部地区的盂县,因有程婴救孤,让这个国土面积和人口相对较小的县城闻名于天下。但这种先贤忠义的昭彰却仍然对极个别手握权利但却惟利是图的当地干部来说,丝毫没有作用。

盂县农商银行董事长王春锋本是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路家村镇杨家坪村人,高中尚未毕业即到盂县农村信用联社开车做司机,其身份本是工人。但此人却极有“思路”,也有“胆略”,于2000年前伪造了大学文凭,又应用多种手段欺瞒组织、哄骗领导,进而由工人身份变成“干部身份”。并被提拔为盂县路家村信用社主任。

尽管这一职务的级别和管辖范围并不高也不大,但“执”当地“金融之牛耳”的权利,加上王春锋的“胆略”。却着实让王春锋成为当地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一个由普通的金融体系的工作人员演变成盂县一只贪腐“大老虎”的闹剧由此开始上演,直到现在。

违法放贷的“胆略”

体现出王春锋独特“思路”和“胆量”的起点,在于2004年他就任盂县路家村信用社主任后违法放出的贷款。

2004年,有一煤矿需要资金,但王春锋手中的权利却不能大额放贷,但能伪造假文凭、还躲过了相关组织部门审查的王春锋自有其“特殊之处”。

他采取了被我国《商业银行法》等相关法律里边早已明令禁止,并且确定为犯罪行为的“借户放贷”方式发放贷款。

知情者介绍,当时该煤矿贷款时,王春锋私自让名叫“王春玉”的当地人伙同另一人,分别以各自的名义贷款,然后再把贷出的贷款全额再转给煤矿指定的帐户,此笔资金总计1550万元。

同样违法放贷、私自放贷的还有王春锋给盂县坡头村村办煤矿(当时该矿的负责人是孙某)发放4000余万元贷款的事件。仅此一事就给国家造成了巨额的损失。

有此违法放贷之事,王春锋在当地“声名鹊起”,“能量”之大、无惧国法的“胆量”,被当时的煤企等单位所追捧。

“敢违法就能富”的实践

正是有了这种成功的违法贷款行为,而且还没有被查处,类同的贷款方式在王春锋手中不断上演,而王春锋也从这种“办法”中,窥看了自己更进一步的“生财之道”———参与煤矿企业的生产经营。

王春锋在任盂县路家村信用社主任期间,凭借自身是金融机构有关负责人的便利条件,屡次违法放贷。而每次违法放贷的背后都有重大的利益交易,或是收取好处,或是入股煤矿参与分红,甚至是直接侵吞国有资金!

他利用职务之便,给由他实际控制的盂县路家村上乌沙煤矿(当时名义上的负责人是赵健),违法私放贷款3000余万元,而这笔巨款该矿至今没有偿还清银行。

在调离盂县后,王春锋仍然操控他的继任者张某,并指使张某、刘某与路某,继续通过违法贷款获得的资金,在和顺县购买了一座煤矿。后将此矿转卖获利,坐地分赃。

此外,王春锋还把违法获利的触角伸向其它行业,并用其它形式继续侵吞国家资金。他在盂县投资、建设了以其妻子名字命名的“东方大酒店”,尽管当时这个酒店名义上的负责人是赵健,但他做实际投资人和控制人却是盂县人所共知的。而这个酒店的建成又成为了他变换形式侵吞国家资金的一个平台。他给该酒店违法发放贷款400余万元,又以其他几人的名义贷款380万元,时至今日,该巨款仍未偿还银行,这笔巨款又是谁还给国家?

从王春锋就任盂县路家村信用社主任职务到后来任盂县农村信用联社理事长,以及调离盂县后,王春锋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王春锋也从一个普通的工人迅速成了上亿元的富翁。

起家于违法放贷,发家于违法参与企业的生产经营,表现于自己投资家庭产业,“敢违法就能富”的影响力,颠覆了恪守忠信的盂县民风。

“独断乾坤”的“魄力”

连连违法却无制裁,现在的王春锋显得更加有“魄力”!

2015年12月31日到2016年1月1日一夜之间,盂县农商银行董事长的王春锋让全行上下,乃至整个山西农商银行系统再次看到了王春锋不惧党纪国法、无视规章制度,更无视习总书记提出的从严治党的各项规定,敢于对抗《中国共产党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的超常规“魄力”。

在这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盂县农商银行在没有党组讨论、推荐、考察,党组成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突击提拔、调整四十余名正科、副科级干部,让许多副行长之类的副职惊愕之余,也明白了自己在王春锋这里的角色——“我们成了摆设,董事长成了家长,我们群言堂成了一言堂”。

风水堪舆的“痴迷”

“但凡对外狂嚣暴戾、无视党纪国法,对内色厉内荏的领导干部,大都是对自己所犯的法害怕到极致后的一种极端表现,他们需要用这种形态来掩饰自己的恐惧!”一位学者曾如此描述腐败分子们的行为态度。这位学者介绍“这类人很极端,一面是狂傲的无法无纪,一面却是空虚的求神拜佛!”

王春锋就属于这样的人!

王春锋在盂县农商银行内,大兴“风水”之术,请了“风水先生”,先后对农商行大楼和他的办公室进行了所谓的“风水堪舆”。他把他办公所在的楼层,重新安装了豪华大门,他的办公室则在“豪门”之内,形成门内有门、室外有室的格局,他的办公室面积,由此扩大到120多平方米。按照《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的规定,他目前的办公室使用面积比省委书记的还大一倍!。

改了“风水”改的又一次违反了党纪国法,王春锋在迷信中离党员应有的信仰和应守的准则越来越远。

与多人通奸的“能力”

如果说王春锋敢于违法犯罪是让人“感佩”的话,他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的性关系的“通奸”行为,也令许多人惊讶。

据了解他的人介绍,王春锋与4名不同身份、不同年龄段女性保持着“通奸”行为,其中就职于盂县某化工厂董事长助理的贾某,则是王春锋公开保养的情人。

无视党纪国法的狂嚣

2015年王春锋调回盂县农商银行后,无视正常的组织调动行为,更无视《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把一个正常的工作调动行为,说成是自己的“本事与手段”,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人士面前大肆狂嚣“你们万万没有想到我王春锋又杀回来了!”一派“胡汉山”式的嘴脸。

而且他还在许多公私场合也进一步明确表示:“几年不在盂县,我深知人间的冷暖,这次回来我要大开杀戒,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身为党员干部,恩仇在于利党利国的原则上,任职的地方和手中的权利是组织决定和组织给予的,但王春锋却把党和组织给予的权利当成他报恩报仇的工具!这样的党员干部称职吗?!而他所说的报恩报仇,又是报谁的恩?报谁的仇?谁对他有恩?谁和他有仇?拿手中权利报一己之恩仇,这是党员干部该做的吗?!该说的吗?!而他祸害了的盂县人民的仇恨又该找谁去报呢?!

从伪造文凭,到大肆违法放贷,再到违法参股企业经营,再到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违法突击提拔干部,与多名女性通奸等更加狂妄的违法,王春锋已经成为盂县党风、民风的重要破坏力。

盂县人王云厚针对王春锋的“作为”正向有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他期盼着“大老虎”得到应有的惩罚,还盂县农商行一个“晴空”!同时,“我也希望盂县农商行的上级部门能对王春锋及其行为予以警惕,减少国家损失,杜绝业内腐败行为。”王云厚动情地说。 

文章来源于:http://gzzxnet.com/social/5689.html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九洲资讯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九洲资讯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