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制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

江苏:“失控”的客车

时间:2019-5-20 12:14:01  作者:未知  来源:法制与社会  查看:18  评论:0

2019年3月23日,湖南常长高速发生客车起火事故致26死28伤,事故查明系乘客非法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乘车而引发客车爆燃。近期,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开展了“五大曝光”行动,主要曝光突出违法车辆、典型事故案例、事故多发路段、高危风险运输企业和终生禁驾驾驶人,警示重点违法、倒逼隐患整改。

近日,媒体接到举报人实名举报称,在江苏宿迁市、常州市等地市运营的长途线路客车,存在不按审批的站点进出站、不按审批线路运营、不按审批站点停靠,存在非法组客,跨线路运营等问题。对此,记者展开实地调查。

QQ图片20190520101213.jpg

(泗洪汽车客运站直接倒上车的乘客)

客运站成非法载客“后花园”

2019年5月10日,记者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客运北站买了一张泗洪县到江苏丹阳东站的客车票,车票上的车次是PT0173。在售票窗口,售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0:35分开往丹阳东站的这台客车不进泗洪北站,因为车辆从丹阳回来时间上来不及,一会到检票时间时,会有人在检票口喊,会用小车把乘客拉到泗洪南站乘车。

10:25分,检票员和一名男性在检票口喊,去丹阳的检票了。随后告诉记者及乘车的几名乘客,全部上了一辆车牌号为苏A G8092的客车。这辆客车前挡风玻璃上放的线路牌显示的是南京到泗洪的市际班车。

就这样,记者和几名乘客乘座这辆班线车一路途经泗洪东站,沿途在泗洪明德中学、团结河路与湿地大道交叉口,分别在路边接了一位女姓乘客和两位50多岁男姓乘客。11点50分,苏A G8092拉着记者等几名乘客加上沿途上来的3名乘客,从泗洪北站途经泗洪东站,停靠在泗洪南站汽车站后院。驾驶员让所有乘客下车,车站检票人员让所有乘客先去候车室内等候,称去丹阳的班线车还没来。

10:40分,一辆车牌号为苏L F7889,车辆行驶牌显示:丹阳到泗洪金龙大客车停在检票口处,司机对着乘客喊:“有票的先上车,没票的先等等上。”包括记者在内的7名乘客上车后,经过泗洪南站出站口,有工作人员上车核查人数后下车。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这辆车出站后绕了一圈,又从车站的进站口驶回到车站后院。这时一辆车身上贴着泽鑫驾校、报名热线068220603电话号码的金杯面包车也跟着进了客运站后院,从车上陆续下来近20人,未经过任何安检直接上了这台车号为苏L F7889的客车。乘客上完车后,此辆车的跟车人员点了数张百圆人民币交给了面包车司机。客车11点50分再次通过车站出站口,这次未有任何安检人员上车检查,车辆直接开出,此时车上乘客已经接近30人。

随后,这辆客车又途经双沟镇汽车站,上客8人后。经S49新扬高速行驶,途经管镇出口出高速后,接了2人上车后重新返回高速。

客车经过盱眙县时又驶出高速,在鲍集镇派出所门前调头,接上3名乘客后重新驶回高速。下午1点05分,跟车售票员开始集中对从泗洪南站及沿途接的乘客开始收钱,每人收取50元,比记者从车站买的票便宜了39元。

车辆在一路出出入入高速后,下午3点45分到了丹阳东站。但车上的大部分乘客并没有下车。在收取车费时,跟车的售票员向每位乘客发出名片上,显示此车可到丹阳市界牌镇,每天早上5点30分发车。

记者随后在江苏省镇江江天汽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丹阳分公司院内下了车。而苏L F7889车体上印着的Logo正是“镇江江天集团。”

“不进站”的客车

5月11号,早晨5点多的界牌镇天气有些灰蒙蒙,大街上除了清洁工人忙碌着清扫大街的身影外,难得碰到早起的人。记者在界牌汽车站并没有看到从界牌发往泗洪的客车。记者按昨天售票员给的名片尝试拨通了上边的其中一个电话号码,询问有没有去泗洪县的客车。接电话人员告诉记者,5点40分到界牌镇五月花宾馆院内等,准时发车。

记者随后叫了一辆三轮出租车来到五月花宾馆院内,可是并没有找到接电话人所说的去泗洪县的班车。这时又来了一名男乘客,称也是去泗洪县的,说是接电话的也让在这里等。

不一会,从宾馆的楼上下来2名男子,其中一位就是记者昨天所乘客车苏L F7889的跟车售票员,俩人问,你们可是到泗洪的,过来上车。

随后,安排记者和另一位乘客上了一辆车号为苏N 20M16的五菱白色面包车。随后沿界牌镇到丹阳方向行驶,路边见有人等车样子,就停下来喊去泗洪、泗县的。同时车上2人电话不停的响起,预乘车乘客告诉位置,面包车按乘客所说位置一路接人。早上7点钟,面包车驶入记者昨天下车的江天集团丹阳分公司院内,此时核载7人的面包车内,算上司机共坐满了11人。

记者看到,昨天的那辆苏L F7889客车在就停在院内,跟车售票员让记者在内的9人先上车等候。7点30分,一辆黄色中巴车驶入院内,车上下来30多人,核载50多人的客车瞬间坐的满满当当。坐在记者边上的一位男姓乘客称,自己是早上5点被这辆黄色中巴车接上的,一路上不停的接人,完了直接给送这来了。

7点40分,这辆客车驶出江天集团丹阳分公司院内,经G42丹阳收费站上高速,朝泗洪县方向行驶,其间并没有驶入丹阳东站对乘客进行安检等。8点30分,跟车乘务员开始卖票,记者花了78元买了一张去安徽省泗县的票,乘务员给了记者一张手撕的《江苏省公路汽车补充客票》,票面最高额度100元,让记者自己填内容。

9点44分,客车驶入八仙台服务区,跟车售票员喊,去泗县的下车,去坐边上的另一辆客车。记者发现这是倒客,假装未听见未予下车。

这辆客车和来时一样,穿过盱眙市区、经停鲍集镇、双沟汽车站等地,一路下客。11点16分到达泗洪南汽车站,记者和跟车售票员说要去安徽泗县客运站,车上售票员称我们车就到这,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也没有退记者任何车票费用。

此车和昨天一样,接上另一波客人返回丹阳市。

QQ图片20190520101122.jpg

(苏L F7889客车经营许可证明)

根据该车张贴的《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证明》显示:经营者名称:镇江江天汽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丹阳分公司;经营许可证号:镇321181000004;起点及站名:丹阳、丹阳汽车站;迄点及站名:泗洪县、泗洪汽车客运站;主要途经地:丹阳上沪宁高速、南京四桥、宁宿徐高速;停靠站点:丹阳滨江新城汽车客运站。而事实上该车行走的路线是镇江润阳大桥。

“四处乱窜”的客车

5月12日,早晨5点20分,在泗洪县归仁镇世纪华联超市旁有一不足15平方米的门面房,门头上悬挂着“长途车站”牌匾,人们陆续向这里聚集,门上字牌写着南京、苏州、上海字样。记者询问是否有去江苏常州市的车,一位40多岁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在这等着,车一会就来。

5点30分,一辆车号为苏N M3820的大巴车驶来,车上挡风玻璃产放置的行车牌上写着“泗洪”字样,另一半被遮挡起来看不清楚。因为只有记者一人上车,中年妇女尾随记者上了车,从司机处领走一张10元纸币和5个一元硬币。

在去泗洪县城的路上,不停有学生模样和当地人搭车去泗洪县城,司机收取车费5-10元不等。早晨6点08分,客车行驶到泗洪县油泵油嘴厂边上的一院内,司机让车上8名乘客全部下车,称现在需要进站,院内停靠着5月10号往泗洪南站院内送客的白色驾校车。当记者等乘客准备上白色驾校车时,司机却又称这辆车坏了,让乘客再次乘坐苏N M3820大巴车。

6点20分,在泗洪南站进站口前,车上跟班售票员让车上7名乘客全部下车,说车要进下站,带领乘客在公交站牌处等侯。

一会功夫,这辆客车从车站驶出后重新接上乘客。一路经过官塘镇、双沟镇、管镇收费站、G25长深高速铁山寺收费站、G42沪蓉高速河阳收费站,不停的上下客。10点40出江宜高速邹区收费站,抵达常州市。行驶途中,售票员向记者收取70元车费,并给记者一张纸质车票。并告诉记者,这条线路的终点站是横林镇,每天早上4:50发车。记者乘坐的这台车一会就返回泗洪,并告诉记者在常州富邦广场中吴大道兰陵路公交站等车,下午1点多到。

下午1点10分,这辆苏N M3820客车准时返回到富邦广场中吴大道兰陵路公交车站,车上坐着10余名乘客。在管镇高速路口,客车驶出收费站后,因只有一位中年孕妇下车,跟车售票员和中年孕妇协商,车不在送孕妇回家那几公里路,给孕妇退5块钱,让孕妇自己等公交车回家。中年孕妇和售票员不停的争论着,最终只能自己推着大皮箱离开,客车重新返回高速。

下午5点30分,客车驶入泗洪汽车客运南站,记者观察到,从早上5点30分,客车上只有一名司机,持续开车将近12小时。

QQ图片20190520101039.jpg

(苏N M3820客车线路审批牌)

根据该车张贴的《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证明》显示:该车的起点站名:泗洪汽车站;迄点及站名:扬中汽车站;主要停靠站:盱眙。但是,扬中汽车站负责人称,这台车号苏N M3820的客车自审批以来从来没有到扬中汽车站载过客。每年车辆年审车站给盖章,是因为车站还有一台对发车,如果我们不给这台车盖章,他们也不给我们盖章。

QQ图片20190520101003.jpg

(随车发放的名片及客票证明)

“倒车”拼客成常态

5月13日,早5点20分在常州市武进区礼坂路礼嘉中心小学对面的华宇加油站,一辆车号苏D 50979的客车在这里停靠,车上行车路线牌上写着常州到泗县。记者称要去泗洪县,问这台车能到不。司机称到,让记者上车。

在等车过程中,加油站对面早餐店老板告诉记者,苏D 50797牌客车每天早晨5点30分从加油站发车, 除了逢年过节,平时人稀了了。并对记者说到:“今天可能就你一个人,车中途还会拉客。”

5点35分,客车驶入常州市武进区汽车客运站内,停靠在车站检票口门前。到站后随车售票员告诉车内乘客不用下车。

6点整,客车从常州武进汽车客运站驶出后左转,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接了7名乘客,后陆续有乘客上车。6点40分,客车开到常州市天宁区飞龙东路80号(朋来宾馆)门前,随车售票员喊道:所有没买票的乘客全部下车,都跟我走。共14名(两个小孩)乘客下车。

6点53分,苏D 50797客车进常州汽车客运站内接了1名乘客后,记者等14名乘客在新堂路新飞龙公交站重新上车。

7点27分,客车到达常州客运北站,接完乘客后,经薛家收费站入口上沪蓉高速。后出入罗壁收费站。行驶路上,随车乘务员向记者收取了70元车费,未给任何票据。

9点47分,在八仙台服务区苏D 50797随车售票员喊,去泗洪的乘客全部下车,去换乘车号为苏L F7889的客车去泗洪,别坐错车。

另在记者调查期间,接到相关人员反映称,车牌号苏D38176班车审批的是常州到泗洪车站的班车,该车长期存在倒发班非法营运,该车在泗洪县没站点、班次,却长期从泗洪车站发往常州站。车牌号苏D67807常州到泗洪的班车长期在泗洪县境内随意载客。而相关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存在选择性执法、任意执法等行为。

“监管者”声音

针对反映人反映和记者调查了解到的情况,记者分别向客运主管部门泗洪县交通运输局、丹阳市交通运输局、常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常州市武进区运输管理处反映了以上问题。

泗洪县运政稽查大队石姓负责人称:“这是同业竞争对手恶意举报,现在从交通运输部、到江苏省交通厅都提倡车头向下,这样更符合当前客运行势、更便民。我们现在已经对当地客运市场进行了整治,所有车辆都进站,至于站外组客等现象基本不存在了。要是有,有人举报我们也会及时查处。”

镇江江天汽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丹阳分公司蒋姓负责人则辨称,公司所属车辆全部按要求进站乘车。但几日后,丹阳市交通运输局客运处汤处长给记者回复称,经过调看苏L F7889的行车轨迹,发现未按相关要求运营,前期已对该车做过多次处罚,这次又做出停班7天的处罚决定。

道路交通安全是危害人类生命的重要诱因之一,也是各国普遍重视的公共安全课题。客运班车如何遵守规定按规定审批线路行驶、按规定站点停靠,乘客如何经过安检后,按固定站点乘车。这些即是个性问题,也是目前客运市场的共性问题。但是交通安全无小事,对交通安全每个人都应心存敬畏之心,而不是为了一点毛头小利,而忽略他人的生命安全。

对于事情的处理结果,我们会进一步跟踪报道。(记者/张宸)

原文http://fzjj.fzyshcn.com/news/2019/msjd_0520/1873.html

江苏:“失控”的客车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九洲资讯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九洲资讯网版权所有